十九世纪柏林陶瓷对瓶

包括价格与买方佣金增值税
已售

大件陶瓷对瓶,造型像西方建筑中的矮柱,绿色的底色模仿日本漆色,瓶肚上装饰有一组洛可可式弧形浮雕,圈住一对金色的小鸟,隐约可见花草的装饰花纹。盖子上有小鸟的装饰,是模仿日本陶瓷的风格。

柏林,十九世纪

高 :53厘米

有些许裂纹



柏林的烧铸艺术十分有名,尤其是大件陶瓷花瓶的制作,包裹上一层红橙、绿色或棕黑的釉漆,模仿日本漆器的风格。瓶子的形制反映了东方的风格(或者是欧洲模仿的东方风格)。十七世纪来自东方的陶瓷进口使得这种风格再欧洲流行起来。这里这件是模仿的十分出名的Delfoise工坊的形制。


柏林陶瓷花瓶经常带有花叶的装饰,也会加入鸟禽的图案,如同这里呈现的一样,展现出一幅更为活泼灵动的画面。这些完全东方风格的艺术品,反映了当时欧洲人对东方美好的理想世界的向往。这股风潮尤其在法国盛行,十八世纪再扩展到更多的欧洲地区。十八世纪末期,中国风格的装饰品得到德国政府的永久收藏。十九世纪上半叶,普鲁士更是结合中国漆器和陶瓷工艺,创造出一种新的装饰艺术风格。

这种样式的花瓶并没有明确表明日期。有的作者会在这类柏林陶瓷上标注十八世纪,但据普鲁士陶瓷艺术专家Samuel Wittwer说:这些陶瓷应该是制于十九世纪初的柏林,为了满足小众收藏圈的需要。实际上直到1840年左右,才在普鲁士皇室贵族Hohenzollern的藏品收购中发现类似的瓷器。其中不少仍保存在柏林的夏洛藤堡(Charlottenburg )、波茨坦新皇宫和明斯特漆器博物馆中。


1984年5月22-24日,苏富比在英国Elveden Hall举行的一场拍卖中,出现了一组重要的柏林陶瓷收藏(2333-2336号)——Iveagh伯爵的收藏。柏林陶瓷所使用的工艺、对装饰艺术的影响和对造型与图案的创新,毫无疑问是当时欧洲最美的艺术成就。


文献参考:
W. Holzhausen, Lackkunst in Europa, Munich, 1982

M. Kopplin, Schwartz Porcelain : Die Leidenschaft für Lack und ihre Wirkung auf das Europaïsche Porzellan, Münster, 2003

M. Kopplin, Europäische Lackkunst, Münster, 1999

类似艺术品参考 :

2013年10月1日 巴黎苏富比Camion Demachy艺廊拍出一件柏林绿底陶瓷花瓶(70号拍品)


一件同形制的柏林陶瓷花瓶收藏于德国诺伊鲁平博物馆(编号inv. NR V-1529A)

详见:
M. Kopplin, Schwartz Porcelain : Die Leidenschaft für Lack und ihre Wirkung auf das Europaïsche Porzellan, Münster, 2003, p. 248.

Otto von Falcke, Altberliner Fayence, Berlin, 1923 (pour une attribution de ces vases à la manufacture de Cornelius Funcke, début 18eme).

Provenance :

  • 数量  2
  • Height in cm : 53 cm
  • 参照号码 Expertissim : 2014060564